当前位置:首页
2023“世遗漫谈”:遗产影响评估的早期干预
作者:管毅,李泓,亚太遗产中心(上海) 翻译:叶语  发表时间:2023-06-08  阅读次数:730
图片1
活动海报

      5月26日,亚太遗产中心(上海)举办了第三期“世遗漫谈”活动,主题是 "影响评估的早期干预"。七位专家应邀参加了此次活动,其中来自中国、德国和加拿大的三个案例引起了讨论。总共有25位听众参加了此次会议。活动分两部分进行:案例介绍和圆桌讨论。

图片2
活动线上照片

      首先,李泓女士(WHITRAP Shanghai项目专员)介绍了HeritAP(亚太遗产实践者联盟)和第三期“世遗漫谈”- 影响评估早期干预活动。HeritAP是一个由WHITRAP Shanghai 主办的遗产从业人员、团体和机构组成的网络。定期组织活动,如年会和“世遗漫谈”,讨论常见的问题和相应的做法。本次“世遗漫谈”主题来源第一次“世遗漫谈”中抛出的问题“影响评估普遍过晚”,第三次“世遗漫谈”将通过三个案例和一次圆桌讨论重新思考管理系统中的影响评估。

图片3
李泓女士
“2023“世遗漫谈-遗产影响评估的早期干预””

      在第一个案例介绍环节,来自德国、中国和加拿大的三个案例介绍了不同体系下的早期干预和文化遗产的影响评估。

      Michael KLOOS先生(莱茵瓦尔应用技术大学教授教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历史城市景观遗产与影响评估主持人)重点介绍了积极使用遗产影响评估工具进行城市和区域规划。他首先介绍了《世界遗产公约》的实施和影响评估的情况。随后,他指出如何整合交通、服务基础设施和当代建筑是世界遗产的一个共同问题。然而,由于缺乏立法和与规划过程的相互联系与融合,遗产影响评估无法被用作世界遗产管理的工具。以莱茵河中上游河谷项目为例,他介绍了影响评估的系统化方法,包括价值特征要素的制图分类、三维模型和监测咨询委员会。KLOOS先生最后说,世界遗产遗产影响评估需要通过国家、地区和国际法律与城市规划、自然和文物保护紧密结合。

图片4
Michael KLOOS先生发言
积极使用遗产影响评估工具进行城市和区域规划

      寇怀云女士(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副教授)分享了关于在中国城市(无锡)更新早期阶段应用遗产影响评估的案例。她首先介绍了中国城市更新和遗产保护的三个主要转变背景环境。随后,以东街历史街区的东亭医院扩建计划为例,从视觉、交通、历史结构和社会层面评估了东亭医院扩建计划对历史街区的影响。按照联合国教科文的遗产影响评估指南,确定了该地区的价值和属性,并根据调查结果进行了定性分析。结论是拟议的医院扩建将损害东街历史区的功能定位和历史环境。在反思这个案例时,寇教授指出,在选址计划被批准后,虽然后续会有控制性规划的审批程序,但从选址阶段就运用了遗产影响评估方法为其早期干预提供了宝贵的机会。

图片5
寇怀云女士发言
在中国城市(无锡)更新早期阶段应用遗产影响评估


      Marcus Réginald LETOURNEAU先生(LHC遗产规划与考古学公司总监)介绍了加拿大的遗产影响评估。他首先指出,加拿大是一个联邦国家,因此每个省都负责管理自己的遗产。然后,他通过案例指出了加拿大遗产影响评估过程中存在的诸多问题,如认为遗产影响评估只作为审批的条件以及缺乏遗产影响评估的要求。由于缺乏监管执法,当下的遗产影响评估是远远不够的,LETOURNEAU先生建议需要一个保护管理计划或临时保护计划(TPP),它可以识别文化遗产的潜在风险,并为建设提供适当的监测和指导。发言的最后,他用一个1815年的建筑案例来补充说明,遗产影响评估在保护遗产方面是不够的,必须通过更多关于遗产影响评估规定和遗产保护程序的立法。

图片6
Marcus Réginald LETOURNEAU先生
"加拿大的遗产影响评估: 反思"

      在第二场圆桌讨论中,由Gamini WIJESURIYA先生(WHITRAP 上海和ICCROM的特别顾问)主持,七位专家就如何提高影响评估的早期干预并将其纳入管理系统进行了深入的讨论。

      关于世界遗产进程如何促进影响评估的早期干预,景峰先生(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曼谷办事处文化组主任)强调,在世界遗产管理体系中,反应监测有助于遗产影响评估的过程。在审查遗产保护状况报告时,委员会关注会影响遗产突出普遍价值的项目进行评估的可靠性和及时性。要在发展需求、社区生活质量和遗产保护之间取得平衡是很有挑战性的。因此,需要专门的工具来协助缔约国履行其职责,如实施遗产影响评估并将其纳入遗产保护过程。

      随后,李女士、景先生和WIJESURIYA先生就什么样的项目需要向世界遗产中心报告进行了讨论。景先生指出,根据《操作指南》第172段的规定,原则上影响世界遗产突出普遍价值的项目,都需要汇报,已有许多实际案例。所以遗产地管理机构在遗产地一级或地方一级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他们必须审查和评估项目对遗产地的潜在影响,并做出决定,根据《操作指南》向世界遗产委员会报告。WIJESURIY先生补充说,很难界定哪些东西要送去世界遗产中心和咨询机构审查。但是,第172段的意图是避免任何潜在的对OUV和价值特征要素的负面影响。

      关于不同行政级别和部门之间的合作,李女士提出三个问题: 如何建立部门之间的合作,如规划和文化遗产部门?从国家到地方的系统如何运作?以及影响评估团队的资质是什么?
      西和彦先生(日本文化厅文化遗产国际合作办公室文化财产首席高级专家)认为与其他部门的合作取决于文化遗产的类型。历史街区保护制度是一种由规划部门和文化部门相结合的法律程序,规划部门和文化部门甚至当地居民之间已经有了沟通的平台。对于系统外的单一遗址或建筑,提高规划和文化遗产人员之间的合作和沟通能力是关键。
     LETOURNEAU先生指出,在加拿大,很多遗产影响评估实际上是由顾问和较大的工程公司和跨国公司在省或地方级别而不是在国家级别进行的。加拿大国家公园只监督联邦管辖的区域,这意味着加拿大国家公园对省和市的问题提供建议,但无权做出决定。审查不仅仅是国家层面的问题,也是省和地方层面的问题。遗产影响评估不是环境评估或规划的强制性部分,所以这造成了一个巨大的问题,即没有对制定和审查遗产影响评估的人进行培训。

      关于遗产影响评估的教学、培训和能力建设,寇教授根据研究生的遗产影响评估教学课程表达了自己的观点。KLOOS先生介绍说,世界遗产是建筑遗产保护本科和硕士学习课程的一部分,包括遗产影响评估和其他课程。年轻一代对世界遗产的意识也在增强,这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他还赞赏新的《世界遗产背景下的影响评估指南和工具包》对于教育方面也具有重要作用。
景先生强调,既然有了遗产影响评估的指南和工具包,就应该把它作为能力培训框架的一部分,利用现有的网络和所有现有的机构,如二类中心,进行能力建设和培训活动。

      最后,李女士代表WHITRAP Shanghai和HeritAP对所有专家的参与和讨论表示感谢。WHITRAP已将影响评估作为一个重点主题项目,并将开始进一步的能力建设活动,不仅是培训,还有一些从地方到国家层面的试点研究和指南,以更好地促进专业人员之间的沟通,应对遗址的管理和保护。

图片7
参与者讨论

供稿:管毅、李泓
编辑:李佳慧(实习)
排版:孔祥萌(实习)

Copyright © 2009-2012 World Heritage Institute of Training and Research-Asia and Pacific (shanghai)